放飞欢笑的人们——李晓红

(营口之窗“生活随笔”)放飞欢笑的人们

一周一次的户外结伴同行,经过漫长的七天等待终于成行——登大石桥周家山岭。             

团队出行共有五十多人,由群主金龙带队,乘坐一辆大巴车,座无虚席。年龄最小的30岁,最大的61岁。车一启动,金龙便向大家宣布出行的3条铁的纪律。防火、环保、随队。之后,还像以往一样,由白露大姐主持旅途文艺演出。我们的保留节目:“大男孩儿讲故事儿”第一个出场,据说他的笑话多的能装一车,可讲着讲着,不知道怎么就把话题引到“二”上来了,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居然还有叫:“征途二”的自报家门,省略“征途“独取一个“二”字,又逗得大家哄堂大笑。大家喊着“二”的口号,做着“二”的手势,讲着“二”的故事,拼凑着“二”的传说……“二”无疑成了今天的主题。一路上是欢歌笑语,群情激荡。

感觉不大一会儿,就到了山脚下,车子停稳,打开车门,仿佛放飞出了一车欢笑。生活中没有的服装颜色这里都有,大红、大绿、大黄、天蓝、粉红色、淡绿色,橘黄色,迷彩绿,犹如从车上扯下一根五颜六色的彩带,煞是好看。生活里听不到的稀奇古怪的名字这里都有:笑春风、彩票、天涯、了了、天时地利、红柳、天高云淡、空中的人、大艳、梅子、快乐大男孩儿……亏得大家想得出来,叫起来个个朗朗上口。这些城里人看见什么都好奇,庄稼院儿门前的一辆破马车立即吸引了彩蝶纷飞般的女驴友,蜂拥而至,驾辕的,挥鞭的,乘坐的,造型的,硬把这辆破马车装饰的如彩车一般。尽兴之后,挥师上山,这里的山岭并不算高险,对于这些浪迹天涯的老队友来说,更是小菜一碟儿,既便是新队友,也在老驴友高涨的情绪带动下,勇往直前,毫不示弱。有经验的老队友早已打开随身携带的音响,让悠扬的乐曲响彻山谷,有的队友干脆跟随乐曲一路高歌,美妙的歌声伴着我们脚下的踏雪声、穿行树丛的沙沙声,不亚于青歌赛中的原生态。我们尽情地呼喊,畅快的吹着口哨,把一座还在冬眠中的大山,搅动得是风生水起,好不热闹。姹紫嫣红的服装把银装素裹的北国风光装点得分外妖娆。

其实,我们这些驴友,大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女,能在这里撒欢儿着实不容易。我们既是工作岗位上的骨干,又是家庭中的栋梁,身上都肩负着山一样担子与责任。岁月的沧桑,早已写在我们的脸上。我们深深懂得,一周之中,我们只有这短短的一天完全属于自己,稍纵即逝,而且还必须得挤。我们暂时从无奈的家务琐事中抽身出来,暂时避开老人们的依赖与絮叨,暂时放下在孩子们面前的庄严,暂时远离城市的污浊与喧嚣,暂时躲开人际关系的纷繁与复杂,暂时忘记工作中的烦恼,暂时抛开生意场上的角逐,甚至,暂时隐去我们的真实身份。这里没有阶层的距离,没有年龄的拘束,没有地位的高低,没有身份的贵贱。因此,我们对这份奢侈,万分珍惜。大家以一种回归的心态,带着一颗童心聚到了一起。我们欢笑,我们拍照、我们跳跃、我们戏耍玩闹、我们匍匐雪地、我们爬上树梢、我们勾肩搭背、我们滑雪摔跤、我们像七八岁的孩子,毫无顾忌的撒欢儿胡闹。我们贪婪的享受着这天然的大氧巴,与风儿共舞,与山峦诉说,与白云牵手。在城里,我们从没有这样深情地仰望过蓝天,我们从没有这样亲切的拥抱过大地,我们的身心,从来没有这样的酣畅淋漓。我们的心灵在行走中得到了净化,我们的人格在相携中得到了升华。心底里的那份至真、至纯、至善、至美的情怀,得以奔腾的宣泄。也许在世人眼里,我们的行为真的是够“二”的,真的是吃饱撑的没事干的。但我们这些经历过快乐的人们,由衷的感到,我们,才是真正参透生命意义的智者!我们,才没有白活!如果在这样的群体里,你还心有余悸,你还假装正经,放不下架子,吝啬你的歌喉,吝啬你的笑容。那你才真正是个“二”呢!

攀登完山岭,已是午后一点多钟了,大家拼饭,共享丰盛的午餐,硕大的盘子盛着整条炖好的大鱼,配着各色青菜,大开胃口。回家的路上,大家意犹未尽,硬是把沉睡的大艳叫起来演节目,好个大艳!真不愧是老驴,一曲《队友之歌》以她浑厚略带沙哑的声音,诙谐的曲调又一次挑起一路的欢笑。真是应了那句话:人一简单就快乐,一世故就变老。

回到“之家”,一一不舍,相约下次鞍山对桩石,再次放飞欢笑……

(网络图片,版权归原作者)

供稿作者:李晓红

原创发布:营口之窗官网

更多信息,请关注营口之窗公众号:营网天下

版权声明:营口之窗所有内容,转载须注明来源,禁止截取改编使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