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之界

江湖之界

2021-12-31 10:38:58 [来源:] [编辑:欧小雷]
字体:【 】

三江口。 徐典波 摄

徐典波

那是一条神秘的分界线,将江和湖分得如此清晰。

江湖之上,黄蓝色的水线像一堵无形的墙,或是一道栅栏,把江湖之界立在了泱泱大水之上。

秋日,北方的朋友南来,说是想去看水。我拉着朋友的手,把酒临风,游于江湖之上,让他们感受江和湖如何在天地间交融。

因为这道有形的水线,我们都成了天真无邪的孩童,开船沿着水线疾驰。这一边,水清澈如天空的蔚蓝,激起浪花如雪。那一边,水浑黄波涛汹涌,卷起浊浪排空。

水线地处长江与洞庭湖的交汇处,一个被称为三江口的水域。由于有时洞庭与长江清浊不同,交汇时泾渭分明,古人称为“江会”。江河湖海之间,交汇分界之地自然不少,但此三江口似乎特别有名,有“三江到海风涛水,万水浮空岛屿轻”之名句赞其壮观。

三江口波澜不惊。在历史上,这里是水军争夺的要地。三国时,周瑜火烧赤壁,孙权、刘备二支水师追击曹军,都从这里经过。如今,城陵矶港、岳阳纸厂、岳阳电厂等新兴工业企业设在这里。

朋友关心三江口之名的由来,大家似乎很快找到了答案——长江的中游称荆江,下游称扬子江,和洞庭在此汇合,汇聚成更大的清流,穿过中国中部,一路向东到大海。抚今追昔,那些过往的文人骚客,在经过江湖之界时,是否也激起过思想的浪花,展开对天地万物的无尽想象?

原以为三江口是江湖的中心,水是流动的,哪里有中心呢?天上水中的水生野生动植物,最有发言权吧。江湖之上,总有须浮鸥掠过。飞鸟眼中,没有界限,更没有什么中心,只有天高任鸟飞的自由。

人是没有翅膀的,船底与浪花撞击出的“嘶嘶”声,提醒着人们身在何处,将人拉回现实。我略带忧伤地告诉朋友们,三江口是洞庭湖水生动物洄游通道的中心,“长江女神”白鱀豚是水中的哺乳动物、旗舰物种,它们在长江上生活了亿万年,可如今早已灭绝了。1980年,长江上发现的最后一头白鱀豚“淇淇”,就是在三江口附近发现的。

生与死,肯定有一道“界”。沿着水线,我们向未知的更远处漫溯,陷入莫名的惆怅中。水面之上,突然冒出一个黑影,很快又消失了,留下一片涟漪,让大家心潮澎湃。我说,那是白鱀豚的难兄难弟,有“水中大熊猫”之称的江豚。长江江豚不足1000头,洞庭湖的江豚数量近年不降反增,目前稳定在120头,此乃江湖之幸。幸好它还活着,要不长江里的哺乳动物就真的快要绝迹了。

久久站立聆听,能察觉到水底的天籁之声。那是江豚的声音!我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兴趣。江豚俗称“江猪子”,“猪妈妈”怀孕11个月,“猪宝宝”一出生就有五六十厘米长,靠父母亲背在背上游走,从小吃奶成长。江猪子比猪更聪明,它有三四岁小孩的智商,张嘴就露出整齐的牙齿,给你一个嘴角上翘的微笑。

江豚没耳朵,却能辨声响。它们喜欢追逐船尾的浪花,渔民把这叫作江豚拜风。它们能发出声音,是一种沉闷的嘶嘶声,那是江豚家族的语言吧。它们相约集体围猎时,先从外围构建一个大包围圈,慢慢把鱼压缩成团,最后总会有一个“健将”从水底爆破,打散“鱼团”,让鱼儿跳到大家嘴里。江豚视力不好,它们凭借特殊的声呐系统,通过三江口洄游于洞庭与长江之间,交友、恋爱、捕食,繁衍生息。

也正是声呐系统,给江豚带来苦难。人类的螺旋桨和马达,常常使江豚的回声定位系统失灵;电捕鱼设备和“迷魂阵”,也大肆鲸吞江豚的生存领地,食物日渐减少,还有水污染、非法捕捞、非法采砂……江豚也会哭,哭的时候会流泪,泪水是黏稠的,像三月桃花凋谢长出的小桃子,那也许是你能看到的世间最美的泪珠儿。

古老、灵性的江豚,实在是太可爱了,所以总有人想要保护它。保护了它,其实就保护了江豚赖以生存的环境。在这个环境里面,不只有江豚,还有与它共称为“吉祥三宝”的水鸟、麋鹿……

船越走越慢,经长江入洞庭,水面越来越宽,就像进入一个大自然迷宫。目之所及,难定远近,看不到边界。有数据记载,目前,洞庭湖里有水生植物160多种,鸟类356种,是珍贵的“生物基因库”。它的独特的水文功能对调节长江流域生态环境具有无法替代的功能和价值,被誉为“地球之肾”。

朋友们不时啧啧,有赞叹也有惋惜。

入夜,万盏明灯倒映三江口,如繁星缀空,茫茫一片。风中的行云,在水面投出影子,如同平铺在镜面上的幻境。江湖之界,折射天地万物,如海市蜃楼落在水面。水是大自然中最神奇的所在,它包容、睿智、感性,于无形之中,造就了大地的生态。

文章导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