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商在上海 | 金融骄子行走世界 著书记录所思所悟

上海,初冬的一个阴雨天,张迈像个高中生,背着双肩包,里面装着10本刚出版的新书《平路易行——人类极简史 地理小发现》,准备分享给相约健步走的温州中学校友。当他走过北外滩,往事如蒙太奇镜头,历历浮现:上海饭店的庆功宴、海湾阁上的雪茄吧、美国俱乐部的午餐……这一带曾是本世纪初他在汉口路110号老中南银行大楼办公时的行动圈。

图说:张迈与妻儿在南极长城站

张迈来自浙江温州。在上海20多年,他在金融领域不断创新、开拓,曾打造中国第一个资金信托计划,获评区级优秀社会主义建设者,曾以唯一民营金融机构创始人身份入选上海市政府首届“金才计划工程”的“领军金才”。而背包里这本新书,是他作为金融界人士参加了南极论坛后,在疫情防控困家期间,记录了这些年来的所行、所思、所悟。

信托也是一场“非虚构写作”

70后的张迈,依然有着怀揣梦想之张力,犹如少年,而最近的这一波激情,贯注在这本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新书上。一个多月来,围绕分享会,他玩出了速度与激情,在自己的一个公号上,写了11篇导读,12篇分享记。11月13日,在交大安泰CEO俱乐部和温大上海校友会的读书分享会上,一名友人如此评价“双料副会长”张迈:对于文字,他有一种天生的痴迷与驾驭能力。

张迈喜欢写作,20多年前就为当地媒体撰稿。他把自己曾经从事的信托业也戏称为“非虚构写作”。他在温州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入行,工作7年,又带着对信托业这一“非虚构写作”的个性化探索成果北上上海,入职爱建信托。2000年初,上海打造国际金融中心已经启动了六七年,市政府对金融人才的储备已经开始,办人才引进手续非常迅速。3个月时间,张迈的上海身份证就办好了,连驾驶证档案都给平移过来。汉口路110号4403室,是他在上海的第一个办公室。这是一个有故事、有底蕴的地方,这是大楼最早见到阳光的房间,曾是民国时期中南银行董事长黄奕住的办公室,而中南银行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有发钞权的民办银行。

在这个办公室工作期间,张迈主导设计、实施了上海外环隧道项目资金信托计划,当时业界称之为“信托业立春”的标志性事件,被载入上海地方志。2002年7月18日,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信托投资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正式实施。就在同一天,爱建信托推出中国第一个集合资金信托产品——上海外环隧道项目资金信托计划,正式发售7天内被投资者认购一空。这一计划当时被国内外60多家新闻媒体报道。张迈时任爱建信托投资银行部副总经理,后晋升为投资银行总部总经理,兼任上海外环隧道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上海复兴隧道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行走世界,践行写作梦想

《平路易行》这本书,犹如一本行走日记,作序、寄语者就串起了作者的一个社交休闲圈,其中有名校院长、知名媒体人和作者的师长、南极的极友与亲朋,令作者本人仿佛跃然纸上。比如作者的小女儿写了序九《行世界》,字里行间虽然都是女儿所思,但侧面烘托出一位父亲形象,读来如二次元中的《背影》。书中沿路行来的人文与历史,不同时代的人文地理,信手拈来,张迈结合自身视野和对所见所闻的思索,用足音扣响了通向历史深处的光影。

从上海出发,张迈追逐梦想的张力一次次从行走得以扩沿与激活。

“我用轮椅和拐杖在亚平宁半岛行走之时,与文艺复兴一样,意甲也是我心中的指引,15世纪被人杰滋润的佛罗伦萨和20世纪90年代被意甲荡涤的春风中国,都是我难以忘怀的梦。”2018年,张迈左脚跟骨骨折,原本应遵照医嘱静养,而他却在“动养”中寻求意识形态里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乘着轮椅,带着拐杖,携一家老小,历时20多天,穿越文艺复兴、大航海时代与欧洲足球文明。

2019年,张迈又踏上了丝绸之路。在他的书中“丝路行”部分,记录了从“有大学问的地方”——梁家河起步,途经阿勒泰、喀纳斯、敦煌、莫高、嘉峪关……直至张掖。用他金融专业人士的视野说:丝绸之路是1.0版的全球化。

此后,他又带着太太与8岁的儿子,参加了南极低碳行与南极论坛。此次南极论坛主题是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践行平台,是“思考人类文明、关注地球环境、推进均衡发展、实现共同价值”,同时也影响了张迈之后的金融业务布局。

“被南极纯净的空间滋养过的鼻子,在心有猛虎之时仍可细嗅蔷薇。”张迈沉醉于这种极地奇观激活麻木感官的空灵。且行且记录,他回忆在骨折之前健康跑步的时光里,在晨昏交替间踩踏过自然界的钟灵毓秀,整理出本书的“地理小发现”部分。同时,将历史人物和自己朋友圈500来人,在用文字编织出的时空旷野中,组合出“人类极简史”。

感受上海对个体的“强烈提拉”

这20多年的上海生活与工作,让张迈感触深刻的是,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对个体的强大提拉感。他会拿身边的保安、保姆的生活小事来说明。比如他之前请过的一位保姆,住家多年,能将家里订阅的财经专业报纸看个半懂,这说明了上海这个城市给予外来者知识面的刷新与提拉可见一斑。

而张迈本身生活与工作融合的所获,也是上海打造国际金融中心这个大环境给予的机会与影响。

张迈从爱建信托离职后,开始了自创平台之路。2009年10月,张迈在普陀区联合“苏宁国际”等机构,共同发起设立了一个股权投资基金——平易基金。普陀区以平易基金和先行启动的联创、长盈等基金为基础成立了长风金融港。之后,转型为普陀并购金融集聚区,2015年升级为上海并购金融集聚区,目前进一步升级为上海科技金融产业集聚区。

风起于青萍之末,张迈自认自己只是那个“青萍之末”,上海的各级政府部门是主导者,而他只是在这历史潮流中的随喜赞叹者。

金沙/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