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我和我的父亲隔着一座山脉

一本日记,隔着彼此想起时的黄昏

抑或,一阵突然而至的雨

 

孤独的绿皮火车上坐着我年轻的父亲

他做生意,生意并不照顾他

他饮酒,曾经断过两根肋骨

 

我是畏惧父亲的。在北方

大雪里,父亲背影清晰

从前的坏脾气还没来得及消融

 

现在,他已习惯跟着人群散步

习惯妻子冲他发火;药片越来越亲切

孤独的绿皮火车只剩下了记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