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政法大員被查,曝出15名法院院長“行賄清單”

內蒙政法大員被查,曝出15名法院院長“行賄清單”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訊:(記者:黃埔一楠6月8日,內蒙古自治區第十三屆人大法制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內蒙古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秘書長、法制工作委員會原主任張民(正廳級)犯貪汙罪、受賄罪案宣判,張民一審獲刑7年。

張民的罪名是犯貪汙罪、受賄罪,涉案金額共計價值677余萬元。

有受賄者,就應該有行賄人。

然而,張民被判至今已滿一月,很多受賄細節無論是官方還沒官媒都未做披露。

內蒙政法大員被查,曝出15名法院院長“行賄清單”
按照以往的事例,法院在審判後,一般都會披露具體的案件細節的,包括都有那些行賄人?行賄人爲什麽行賄?行賄後行賄人又獲得了哪些非法利益?

或者只是巧合,官方在對外“處理”張民一案時,並沒有按照“慣例”披露行賄與受賄細節。

這幾天,多家自媒體披露了張民案的具體細節。根據披露的行賄者名單,足以讓人驚訝:僅僅張民一案,就有10多名法院院長向其行賄。




內蒙政法大員被查,曝出15名法院院長“行賄清單”

我先看媒體披露起訴書的內容。據媒體披露的起訴書披露:僅向張民行賄的法院領導就多達24人,其中旗縣法院院長就多達13人,還有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2人。

張民受賄的財物五花八門,既有70萬一塊的雞血石印章,也有私家車、名牌包包、名牌衣物、名牌手表、特價房産等待。

注意,本文我們只列舉公職人員行賄細節。

1、收受鄂托克旗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劉某乙人民幣50萬元。

2012年8月份左右,張民利用擔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爲時任鄂爾多斯市東勝區人民法院副院長劉某乙在職務提拔方面提供幫助,張民在鄂爾多斯市的家中分兩次收受劉某乙送予的人民幣20萬元、30萬元,共計人民幣50萬元。2012年11月,劉某乙被任命爲鄂托克旗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

2、收受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王某乙共計人民幣23萬元。

2012年至2015年,張民利用擔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時任鄂托克旗人民法院副院長王某乙請托,爲其在職務提拔中提供幫助,收受王某乙現金及裝修費共計人民幣23萬元。2012年11月,王某乙被任命爲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

3、收受時任達爾罕茂明安聯合旗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王某丙人民幣22萬元。

2005年至2010年,張民利用擔任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王某丙的請托,爲王某丙先後擔任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達爾罕茂明安聯合旗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等職務提拔中提供幫助,先後收受王某丙送予的現金共計人民幣22萬元。

4、收受烏審旗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孫某某人民幣15萬元。

2012年12月,張民利用擔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爲時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辦公室主任孫某某提拔爲烏審旗人民法院院長提供幫助,在其東勝區的家裏收受孫某某送予的現金人民幣15萬元。

5、收受鄂托克前旗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烏某某人民幣15萬元。

2012年至2015年,張民利用擔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爲鄂托克前旗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烏某某在職務提拔方面提供幫助,先後4次收受烏某某送予的現金人民幣共計15萬元。2012年11月,烏某某被任命爲鄂托克前旗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

6、收受杭錦旗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張某庚人民幣15萬元。

2012年10月,張民利用擔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時任准格爾旗人民法院副院長張某庚的請托,爲其職務提拔方面提供幫助,在其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的辦公室收受張某庚送予的人民幣15萬元。2012年11月,張某庚被任命爲杭錦旗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

7、收受包頭市東河區人民法院黨組原書記、原院長周某某現金人民幣10萬元、價值1.2萬元購物卡,共計11.2萬元。

2004至2011年,張民利用擔任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時任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技術鑒定處處長周某某請托,爲其在職務提拔等方面提供幫助,先後收受其財物共計人民幣11.2萬元。2007年10月,周某某被任命爲包頭市東河區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

8、收受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李某甲人民幣11萬元。

2012年至2013年,張民利用擔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爲時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政治部主任李某甲提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提供幫助,先後2次收受李某甲送予的人民幣11萬元。

9、收受時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立案二庭副庭長尤某某現金人民幣11萬元。

2012年至2016年每年春節前,張民利用擔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立案二庭副庭長尤某某的請托,先後在其家中收受尤某某送予的人民幣2萬元4次、3萬元1次,共計11萬元。

10、收受包頭市昆區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段某某人民幣10.9萬元。

2008年至2019年每年春節、中秋節前,張民利用擔任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等職務上的便利,爲段某某在職務調整等方面提供幫助,先後在張民家中或辦公室收受段某某送予的人民幣1萬元8次、0.5萬元4次、0.3萬元3次,共計10.9萬元。

11、收受鄂托克前旗人民法院原黨組副書記、副院長賈某某勞力士手表1塊,價值人民幣9.65萬元。

2013年春天,張民利用擔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鄂托克前旗人民法院原黨組副書記、副院長賈某某的請托,在其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的辦公室收受賈某某送予的勞力士牌男士手表1塊,經鑒定,該勞力士牌男士手表價值人民幣9.65萬元。

12、收受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長李某乙財物8.8萬元。

2012年至2015年,張民利用擔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鄂爾多斯市市中院行政庭副庭長李某乙的請托,在職務提拔、工作關照等方面提供幫助,收受李某乙送予的財物共計8.8萬元。

13、收受時任包頭市昆都侖區人民法院院長王某丁財物6.17萬元。

2005年至2007年,張民利用擔任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時任包頭市昆區人民法院院長王某丁的請托,收受王某丁送予的人民幣4萬元、價值2.17萬元歐米伽牌手表1塊,共計人民幣6.17萬元。

14、收受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成員、東勝區人民法院院長康某某人民幣6萬元。

2013年至2015年每年春節、國慶節前,張民利用擔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成員、東勝區人民法院院長康某某的請托,在其家中先後6次每次收受康某某送予的人民幣1萬元,共計6萬元。

15、收受包頭市東河區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張某甲人民幣5.5萬元。

2006年至2018年,張民利用擔任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等職務上的便利,接受張某甲的請托,爲張某甲在職務調整等方面提供幫助,在每年春節、中秋節前以及張民兒子張某丙結婚時,先後收受張某甲送予的人民幣0.5萬元5次、0.3萬元10次,共計5.5萬元。

16、收受包頭市煙草專賣局(公司)原局長、經理劉某戊人民幣5萬元。

2005年至2008年每年春節前,張民利用擔任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劉某戊的請托,爲其在案件執行等方面提供幫助,張民在辦公室先後4次收受劉某戊送予的人民幣2萬元1次、1萬元3次,共計5萬元。

17、收受時任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成員、執行局局長劉某辛人民幣5萬元。

2008年至2011年每年春節前、2012年7月份左右,張民利用擔任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成員、執行局局長劉某辛的請托,爲其從包頭市石拐區調回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工作等方面提供幫助,在辦公室先後5次每次收受劉某辛送予的人民幣1萬元,共計5萬元。

18、幫王某調入包頭市昆區人民法院工作,收受其丈夫鮑某某人民幣5萬元。

2011年春節前,張民利用擔任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鮑某某請托,爲鮑某某妻子王某戊工作調動提供幫助,在其包頭市太陽城小區的家中收受鮑某某送予的現金人民幣5萬元。2012年6月,王某戊調入包頭市昆區人民法院工作。

19、收受時任准格爾旗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邱某某人民幣5萬元。

2012年至2017年,張民利用擔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時任准格爾旗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邱某某的請托,在其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的辦公室或家中先後10次每次收受邱某某送予的人民幣0.5萬元,共計5萬元。

20、收受時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長郃某某人民幣5萬元。

2014年國慶節、2015年春節,張民利用擔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時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長郃某某的請托,爲其外甥趙某甲被錄用爲東勝區人民法院書記員過程中提供幫助,在其東勝區的家中收受郃某某分兩次送予的現金共計人民幣5萬元。

21、收受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長邊某某人民幣5萬元。

2015年9月,張民利用擔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邊某某的請托,爲其提拔爲鄂爾多斯市中院民三庭副庭長提供幫助,在家中收受邊某某送予的人民幣5萬元。

22、收受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訴訟服務中心主任劉某壬人民幣4.99萬元。

2015年4月,張民利用擔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時任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法警隊科員劉某壬請托,爲其提拔爲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訴訟服務中心副主任提供幫助,在其鄂爾多斯市東勝區的家中通過楊某甲收受劉某壬送予的人民幣4.99萬元。2015年12月,劉某壬被任命爲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訴訟服務中心副主任。

23、收受時任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五庭庭長、副縣級審判員呼某某人民幣3.6萬元。

2005年至2008年春節或中秋節前、2013年春節前,張民利用擔任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呼某某的請托,爲呼某某在職務提拔等方面提供幫助,在其辦公室或家中分別收受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五庭庭長、副縣級審判員呼某某送予的人民幣1萬元2次、0.5萬2次、0.3萬元2次,共計3.6萬元。

24、收受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二庭原庭長吳某某人民幣3.2萬元。

2009年至2011年,張民利用擔任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吳某某的請托,爲吳某某在職務提拔等方面提供幫助,在其包頭市太陽城小區家中或北京分別收受吳某某送予的現金人民幣0.5萬元6次、0.2萬元1次,共計3.2萬元。

25、收受烏蘭察布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二庭原庭長姚某甲人民幣3萬元。

2001年至2003年每年春節前,張民利用擔任烏蘭察布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姚某甲的請托,爲姚某甲及其在烏蘭察布市中級人民法院工作的女兒姚某乙工作關照等方面提供幫助,在呼和浩特市的家中通過楊某甲收受姚某甲妻子範某甲分3次每次送予的人民幣1萬元,共計3萬元。

26、收受時任包頭市固陽縣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範某乙人民幣3萬元。

2005年至2011年,張民利用擔任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時任包頭市固陽縣人民法院原黨組書記、院長範某乙的請托,爲其在職務提拔等方面提供幫助,分別收受範某乙送予的人民幣1萬元1次、0.5萬元1次、0.3萬元1次、0.2萬元6次,共計3萬元。

27、收受時任包頭市九原區人民法院院長特某某人民幣3萬元。

2008年至2009年、2011年每年春節前,張民利用擔任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特某某的請托,爲其在職務提拔等方面提供幫助,在其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辦公室先後3次每次收受特某某送予的人民幣1萬元,共計3萬元。

28、收受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王某戊人民幣2萬元。

2006年春節前,張民利用擔任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接受王某戊的請托,爲其提拔爲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提供幫助,張民在其包頭市的家中收受王某戊送予的人民幣2萬元。

梳理發現,張民的受賄,基本都在擔任包頭市中院院長和鄂爾多斯市中院院長期間。

不過,最早收受下屬的賄賂則是在2001年,當時他的還是烏蘭察布盟中級人民法院院長、黨組書記。

履曆顯示,法學博士出身的張民自1985年7月大學畢業便進入了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擔任書記員。

一直在自治區高法擔任研究室主任。2000年,開始了長達16年的三地任職。第一站就是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盟中級人民法院院長、黨組書記。

2000年3月至2004年3月,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盟中級人民法院院長、黨組書記;

2004年3月至2011年12月,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院長、黨組書記;

2011年12月至2016年1月,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院長、黨組書記;

2016年1月,內蒙古自治區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主任兼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內蒙古自治區人大法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內蒙古自治區第十二屆、第十三屆人大代表、人大常委會委員。

張民先後曆任烏蘭察布、包頭市與鄂爾多斯市三地的法院院長,而他也是一路走一路貪,一直走到內蒙古自治區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主任兼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

內蒙政法大員被查,曝出15名法院院長“行賄清單”
2020年5月8日,張民官宣被查。

經查,張民嚴重喪失理想信念,完全背棄初心使命,搞兩面派,做兩面人,處心積慮對抗組織審查,搞迷信活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接受宴請;隱瞞不報個人有關事項,在幹部選拔任用中任人唯利,破壞黨的選人用人制度;以權謀私,大肆斂財,收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禮金,違規從事營利性活動,在分配、購買住房中侵害國家、集體利益,特權思想嚴重,在生活保障方面謀取特殊待遇,揮霍浪費公共財産;無視群衆利益,指令拍賣案外人合法財産;知法犯法,插手、幹預司法活動,擅自使用執行手續,違規劃扣社保資金,對下屬監督管理不嚴,失管失察;生活糜爛,與多人發生不正當性關系;在利益誘惑面前,喪失底線,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他人職務晉升、工程項目承攬等提供幫助並收受財物;律己不嚴,利用職權貪占公款。

報道顯示,開庭審理後,張民並當庭表示認罪悔罪。經法院審理認爲,張民受賄罪有自首情節,貪汙罪有坦白情節,且認罪認罰,部分贓款、贓物已退繳,依法予以從輕、減輕處罰。

至今,張民被判已過去一個月。按照一審庭審披露的細節,張民當庭表示認罪悔罪,這表示其應該不會上訴。

編輯:焱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