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药的毒贩:最多一个月赚10万元 吃药的都是什么人?-杭州新闻中心-杭州网

//////

所在位置:>>
卖药的毒贩
  发布时间:2021-06-26 07:54   

他不同于其他毒贩,他的货不是海洛因也不是冰毒,他手上的货,是我们生活中的常用药。

今天是第三十四个国际禁毒日,禁毒日前夕,记者在温岭市看守所与一名特殊的毒贩王添(化名)面对面。

上瘾:一次吃了20多颗后抽搐

隔着铁栏,30岁的王添从眼镜片后投来的眼光里,有世故,也透着毒贩的特点:狡诈,敏感。毒贩们总是能察觉风吹草动,在危险逼近之前离开。

他身上有着瘾君子因为长期吸毒导致的后遗症,比如他说话的时候,两只脚会不由自主地抖着,“我控制不住自己”。

见到他时,一审判决刚下来,他被判六年零七个月。

去年7月9日下午4点,温岭大溪镇高田小学附近,王添正和人在交易,警方抓获了他和从江西赶来买货的一对夫妻, 查获了400多瓶复方磷酸可待因糖浆、溶液,夫妻俩还带着年幼的女儿。

这次被抓,距离上次放出来,刚过一年。2018年,王添曾在深圳被抓。

王添家在台州海边。父亲在他5岁时出去捕鱼,一去不回,从此下落不明。

家里还有个姐姐, 比王添大3岁,家里失去了壮劳力的支撑,全家靠母亲打工挣钱。

到了十三四岁,他辍学不再读书,跟人去酒吧、迪吧玩,在那认识了一些朋友。

有一次,他在迪吧,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走过来,给了他一颗药片,“说可以让我兴奋。”

混着酒,吞下后,感觉“轻松多了,做什么都很开心”,小伙告诉他,“药店就有得卖”,他记住了这个药品名字:盐酸曲马多。

到了第二天,他想再试试这种感觉,去了药店,“药品说明书上写着:治疗癌症晚期疼痛症状”,当时这类药物还没被列入管控药品,药房的人给了他一盒,“10元一盒,有10粒”。

这类药物,为合成的可待因类似物,作用强度为吗啡1/10-1/8,“一开始,我吃一颗,到后来吃两颗”,这已是上瘾的信号,但他还在逐渐加量,后来,“吃10颗也找不到当时那种轻松的感觉”。

渐渐的,他发现自己,“如果不吃,就感觉全身没力气,流冷汗,像瘫痪一样”。有一次,他一次吃了20多颗,昏了过去,“浑身抽搐,吐白沫”,一个朋友把他送到了医院,医院给他洗了胃。

那一年他19岁,算起来已有五六年的成瘾史了。

毒贩:最多一个月赚10万元

他开始涉足卖毒品这行。曲马多被列入管控药物后,药店买不到了,“一颗难求”,在网上他找到了悄悄卖货的QQ群,看到了“商机”,“我跟他们进货,就是没牌子的那种,一盒5元左右,再二三十元一盒卖出去”。

也正是这个时候,他发现了另外一种“商机”:止咳药水,“有人问我要不要‘大力’”。

“大力、致君(联邦)、奥亭卖得贵一点”,他发现,这类止咳药利润更高,三十元批发进来,可以卖到六十元一瓶。

这类药水,当时没被列入管控药物,去医院、诊所都可以配到,卖得好的话,“一个月可以赚10万元左右”。

2018年9月,王添在深圳出货时,被抓,被判有期徒刑10个月。

他回到温岭,曾想过改变自己,触动他的是奶奶的去世。

老人从小疼他,因为尿毒症去世,说起奶奶,他低头,摸着额头,再抬头时,眼睛冒出泪光,“来不及送她”。

另外,妈妈得了癌症,连续动了三次手术,“我觉得我很失败,赚钱赚不到,家里也帮不上”。

他在外地找了份工作,一个月五六千元工资,但又觉得不够花,有天有人来问他,有没有货,他又回到了老路。

这次他还找了发小朱刚(化名)一起做。

2019年底开始,王添负责联系上家进货、联系下家出货,朱刚专门负责发货给下家。他很快又找到了渠道,上家遍布很多地方,有湖州、温州以及重庆、天津、山东等地,有时候,他们直接去上家所在地交易,有时通过物流,也会通过线上平台……

“快递公司不查吗?”我问他。

“前面一两次,快递员会现场拆封检验包裹,我们就在里面放了生活用品,后来,快递员也不检验了”, 就这样,到被抓,他向上家进货的金额高达66万余元。

  • 1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杨丽 通讯员 陆珍友 李雪莹  编辑:郑海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