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航智能回应Wolfpack做空报告:与上海鹍翔合同基于正常交易

来源:视觉中国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薛冰冰

  当地时间2月16日,美国做空机构Wolfpack Research发布一份报告,矛头直指中国无人机制造商智能(Nasdaq: EH),认为其存在技术水平注水、合同造假等问题,质疑亿航“精心炒作股价”。

  受此消息影响,当日亿航股价大跌62.7%至46.30美元,市值一夜蒸发41亿美元。

  2月17日,亿航方面否认做空报告提出的指控并做出详细回应。截至发稿前,亿航智能股价回升67.88%至77.73美元。

  在做空亿航的报告中,Wolfpack首先质疑它与主要客户的关系存在虚假。政府记录和信用报告显示,亿航主要客户是上海鹍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而Wolfpack实地造访并调查了亿航的办公及生产地点,以及鹍翔的办公地点,收集了大量包括幕后照片、电话记录,现场视频等在内的证据,指出“鹍翔与亿航签订的是虚假合同,鹍翔的真正目的在于通过拉动亿航的股票价格而投资获益。”

  调查人员表示,在和鹍翔销售经理交流时,“鹍翔貌似并不真正愿意销售亿航的产品。当被问及其对亿航产品意见时,这位鹍翔的财务经理毫不犹豫地否定了亿航的产品,转而向我们推荐鹍翔自己的产品,强调其质量更好”。

  其次,Wolfpack报告称,自2019年12月中旬上市以来,亿航只实收了其报告的销售金额的极小一部分,实际收款率只有23%,应收账款天数近200天。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亿航智能实现总营收1.25亿元人民币,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为-3843.30万人民币元,2019年同期净亏损金额为6030.60万元人民币。

  无人机行业专家高荷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亿航目前主要的利润来源还是无人机表演,“前几年,无人机表演是比较赚钱的,一场报价通常在百万级,对企业的现金流比较好。”

  亿航智能官网介绍,飞行编队表演以夜空为舞台、地标建筑为背景,结合品牌传播需求,智能化操控多台飞行器在指定空域呈现及变换信息,达到品牌传播效果。

  “受疫情影响,亿航这部分业务今年受到很大冲击,载人无人机业务方面,虽然也有交付,但这部分业务仍在‘烧钱’阶段,难以为公司现金流带来改善。”高荷指出。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Wolfpack报告中提到,在中文新闻中,亿航误导宣称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监管机构授予的是对其“载人级”无人机的试飞许可,而事实上,该试飞许可仅仅针对普遍的无人机试飞,并不是对“载人级”这一特性的许可。

  亿航智能定位于智能自动驾驶飞行器科技企业,创立于2014年,总部位于中国广州,业务覆盖空中交通(包括载人交通和物流运输)、智慧城市管理和空中媒体(飞行编队表演)等应用领域。官方回应称,亿航发展载人交通的初衷是让普通人也能享受到空中交通,打造“飞行的士” 。

  界面新闻记者针对做空一事询问了亿航智能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亿航智能已经邀请公司创始人胡华智就亿航智能的使命、技术优势以及做空报告看法进行回应。

  记者注意到,回应原文专门解释了关于与上海鹍翔合同事宜。胡华智表示,做空机构错误地指控亿航智能的客户上海鹍翔也是亿航的股东,并签署了“虚假”的销售合同,以使其投资受益。

  事实上,在亿航智能首次公开募股(IPO)不论之前还是之后,上海鹍翔从来都不是亿航智能的股东。亿航智能向上海鹍翔提供的产品价格和其他条款与向中国其他主要客户提供的价格和条款没有本质区别,所有与上海鹍翔的合同都是基于正常交易。

  针对亿航智能总部和制造设施“实际上是空的”这一质疑,其创始人称,“亿航智能现有的广州生产基地占地面积达8,750平方米,并为我们的自动驾驶飞行器配备了生产设施。我们位于广东云浮的新工厂也正在建设,计划初期年产能为600架载人级自动驾驶飞行器。”

  “众多投资人相信亿航智能的技术和愿景,然而有人可能会疑虑,这是正常的现象,而我们需要努力让更多的投资人理解我们的业务”,胡华智在回应中表明。

  他还强调,亿航智能载人级AAV自2017年起,已经在8个国家41座城市进行过超过1万次的试飞,从空载飞行、载物飞行到载人飞行都经过严格的测试,“目前我们最主要的是和中国民航局展开自动驾驶飞行器EH216的适航审定工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