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亚马逊新帅的Chop会议和Nice邮件 贾西之后AWS CEO花落谁家?

据报道,就在亚马逊上周二宣布其云计算服务平台AWS老板安迪·贾西(Andy Jassy)将取代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执掌亚马逊后不久,AWS的一小群员工迫不及待地在团队内做了一个小调查:谁将接替贾西成为AWS的下一任首席执行官?

访问:

一位参与了此次投票的内部员工表示,这次非正式投票的结果是,负责基础设施和支持的高级副总裁彼得·德桑蒂斯(Peter DeSantis)很可能接棒贾西。

这场调查只是亚马逊换帅后诸多的内部猜测之一,另一个引发热议的问题是,安迪·贾西接棒之后,亚马逊的企业文化和未来发展方向将何去何从?

大多数亚马逊员工表示,他们对首席执行官的变动感到措手不及,直到贝索斯周二在公司第四季度财报中宣布这一消息时,才向整个公司发送了电子邮件。

据几名员工透露,除了贾西两天后给AWS团队发送的邮件之外,亚马逊高层几乎没有发来任何关于这一变化的补充消息。一名知情人士表示,亚马逊整体的气氛“出奇地平静”,并补充称,即使在会议上,大家的焦点也放在了这一变化将如何影响亚马逊的股价之上。

亚马逊发言人拒绝就此事置评。

贾西的Chop会议

当安迪·贾西(Andy Jassy)有重大决定要做时,他通常会在Chop里完成。Chop一开始是贾西在亚马逊西雅图总部办公室隔壁的一间会议室的名字,这个名字来自贾西在大学时读过的一本书,《巴马修道院(Charterhouse of Parma)》,首字母缩写Chop,后来这个词也被用作亚马逊最重要的头脑风暴和决策会议的代名词。

据知情人士透露,Chop不仅盛产亚马逊的新点子、好创意,有时候员工的去留也在这里发生。

一名亚马逊前高管表示:“如果你和安迪一起去参加Chop会议,你最好做好准备。他对他的团队成员非常信任,但你必须时刻保持最高水平的勤奋,为他的任何会议做好准备。安迪是一条鲨鱼,如果你没有准备好,他会闻到100英里外一滴血的味道。”

在最近的一次专门为新冠疫情而召开的Chop会议上,其中一项重大决定是讨论将“右翼推特”Parler从亚马逊的云托管服务中删除。亚马逊最终决定封禁Parler(主要是因为这款应用程序因其宽松的内容审核政策而深受右派极端分子的青睐,在限制暴力内容方面做得不够好)。

封禁Parler使亚马逊在大选乱局中硅谷巨头权力边界的议题中与推特脸书并肩被推至风口浪尖。这一决定也再次引发了人们对贾西的兴趣,贾西是亚马逊24年的元老,也是亚马逊最有权力的高管之一。贾西执掌AWS,这一职位使他手握亚马逊的宝贵资产,最近的事件在证明,他对互联网未来发展方向的影响力超乎想象。

贾西和他的AWS

Wedbush证券分析师丹·艾夫斯(Dan Ives)表示:“AWS和贾西是把关人。贾西不仅在云计算和科技领域手握重权,在商界他也是最有影响力的领导者之一。”

虽然贾西是亚马逊任职时间最长的高管之一,也是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密友,但在科技圈之外,他的知名度相对较低。贾西今年1月初刚满53岁,和他一起工作过的人说,贾西是一个真诚善良的人。但他对手下的人抱有很高的期望,希望他们能够时刻迎接挑战。对于亚马逊网络服务在互联网经济中所扮演的角色,贾西非常重视,对他自身在保持亚马逊在云市场领先地位方面所扮演的角色,他也非常认真地对待。

贾西低调的举止让他的成就被人们忽略。1997年,也就是亚马逊上市的那一年,贾西加入了亚马逊,并迅速晋升,一度成为贝索斯的第一个“影子”顾问,一个准幕僚长,出现在每一场CEO会议上。贾西是亚马逊薪酬最高的高管之一,过去三年的总薪酬超过2000万美元。

但真正让贾西脱颖而出的,是他在AWS的经历。自2003年以来,他白手起家,帮助亚马逊创建了AWS。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AWS已经成长为一家年营收超过400亿美元的大型企业,是云计算领域真正的领导者,占有超过30%的市场份额。它也是亚马逊盈利的主力军:AWS贡献了亚马逊超过60%的营业利润,尽管它的销售额仅占总销售额的13%。曾经还有人猜测,亚马逊有可能剥离AWS,这将使贾西成为一家强大的独立企业的领导者。

尽管有许多企业在这场新冠疫情大流行中苦苦挣扎,但在线服务需求的激增促进了市场对云计算的需求,AWS在疫情期间高歌向前。根据市场数据公司Canalys的数据显示:AWS占据了整个市场约32%的份额。这已是其最接近的竞争对手微软(Microsoft)Azure市场份额的两倍之多。AWS对亚马逊的整体业务至关重要,虽然它只占总销售额的12%左右,但它在营业利润中所占份额最大。过去一年,亚马逊股价已经大涨70%。第三季度财报公布后,华尔街集体看好亚马逊。彭博汇编的数据显示,有54家券商建议买入亚马逊股票,只有1家给予中性评级,没有任何一家看空亚马逊。分析师们给出的平均目标价比当前股价高出20%,认为其增长潜力比苹果、Alphabet、微软还要大。

贾西在AWS的工作也赢得了其他行业领导者的尊重。据知情人士透露,微软(Microsoft)前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曾一度与贾西接洽,希望贾西成为他的继任者。还有传言称,2017年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离职后不久,贾西也在角逐Uber首席执行官一职。当时就有一些员工推测,贾西可能会在贝索斯退休后接任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

AWS的工作氛围

最开始,“Chop”只是一间单独的会议室,墙上贴着贾西最喜欢的戴夫·马修斯乐队(Dave Matthews)的海报。但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AWS把这间会议室变成了两间,这样一来贾西就可以毫不拖延地安排连续的会议。第二个会议室叫做罗斯柴尔德( Rothschild),以贾西最喜欢的高中老师命名。

在AWS员工中,“Chop”是与贾西有关的所有重要会议的代名词。各个团队为了一场Chop会议可能要准备数周的时间,他们要完成几十个版本的演示文稿。这些演示文稿都要使用亚马逊著名的六页纸,描述新产品或新计划的详细内容。所有需要贾西关注的内容都是打印出来的,贾西很少用电脑看文件,除非是在出差途中。

当需要进行演讲时,来自法律、产品和财务等团队的50多人齐聚一堂,静静地坐着。有的时候在长达30分钟的时间里,会议室里的每个人都在浏览文件。当贾西评价提案时,他更喜欢在其他人分享想法之后发言,这一点和亚马逊的大多数高管一样。

一位前员工说:“事实上,贾西非常脚踏实地。”与此同时,一些前雇员表示,贾西不是一个容易被说服的人,也不怕对那些毫无准备的人提出批评。

前AWS董事、现IT管理软件公司Apptio首席产品和技术官斯科特·斯卡利特(Scott Chancellor)表示:“他不会受愚蠢的影响,那些在Chop会议上表现不佳的人通常不会有第二次机会,至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会再有机会了。”

贾西还对一些通常在他这个级别的高管不会感兴趣的细节感兴趣,他的标准很高,对细节很在乎。

据知情人士透露,每一份AWS的新闻稿发布前,他都会进行审核。AWS服务几乎每一项重大的命名和品牌变更,都需要得到贾西的批准。对于一位一流的首席执行官来说,他在日常运营中的参与程度是非常罕见的。当他喜欢他所看到的东西时,他经常说:“快快快,让我们开始吧。”

这种处事态度也有缺点。贾西每天有7到8个会议,能和他开上会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至少要提前两周预约。一些员工表示,他们不得不作出取舍,在日历上腾出时间,以优先处理紧急决定。AWS的发言人对这种工作方法提出了异议。

一名高级员工表示:“这可能是一种非常低效的中心辐式模式,贾西有权决定产品的名称、描述产品的文本,以及那些被认为非常有意义的博客文章内容。”

一些员工称,一旦你习惯了贾西对细节的关注程度,你换到一份新的工作时可能会很困难,因为你的新老板不会这样。

但对于那些加入AWS的人来说,亚马逊为全公司的主管级员工提供了一个名为“逃逸速度(Escape Velocity)”的项目,从而使他们轻松过渡。这个为期三天的项目被一名前员工称为“宗教皈依”,旨在让新员工摆脱以前在工作场所的习惯。AWS的发言人驳斥了将该项目描述为“宗教皈依”的说法。

这位前员工表示:“之所以称之为宗教皈依,是因为这个项目就是在帮助新员工逃离以前雇主和企业文化的束缚。”

贝索斯力挺贾西

作为一名哈佛商学院的毕业生,贾西的编程经验有限,但他领导云业务部门的方式赢得了人们的尊重,甚至贝索斯也给了他广阔的空间。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AWS处理的行业规范和客户群与亚马逊的核心零售业务完全不同。这也证明了贝索斯对贾西的无限信任,贾西于2016年从AWS的高级副总裁晋升为首席执行官。

一名前高管表示:“杰夫允许安迪在没有任何人监视的情况下完成他的工作,这100%是安迪的舞台。杰夫没有告诉安迪要做什么,在组织结构图上,他们几乎是肩并肩的。”

亚马逊前业务发展董事总经理、现Redis Labs首席业务发展官泰穆尔·拉希德(Taimur Rashid)表示,贝索斯和贾西之间的差异,可能在2015年《纽约时报》一篇关于亚马逊工作环境的文章发表后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当时,贝索斯向全公司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称这篇报道未能准确描述他所了解的亚马逊文化,而贾西则向AWS员工发送了一封振奋人心的电子邮件,称“我们正在创造一个新常态。”

拉希德说:“这就是我喜欢安迪的关键,他是真实的、真诚的、具有同情心的。在很多方面,这就是安迪的公司。”

前AWS副总裁蒂姆·布雷(Tim Bray)也曾是亚马逊为数不多的杰出工程师之一。他曾向媒体透露,在亚马逊的5年里,他从未与贝索斯共处一室或收发邮件。布雷去年离开了亚马逊,原因是他对亚马逊仓库工人的待遇感到担忧。他说,这可能是因为他只参与了工程决策,但他也认为AWS几乎就像一个独立的企业一样运营。

布雷称:“我认为安迪在AWS被赋予了很大的自主权,主要是因为他创造了如此伟大的成果。”

但当涉及到企业发展和重大收购需求时,安迪也会询问贝索斯。

例如,据直接参与收购的人士透露,在2016年AWS和Salesforce达成里程碑式的合作协议之前,贝索斯参加了与贾西和Salesforce首席执行官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的会谈。虽然最终敲定这笔交易的是贾西,但贝索斯对双方的合作关系进行了最后的修改,Salesforce同意斥资4亿美元购买AWS服务。

AWS前董事总经理拉希德说,他记得亚马逊的一项云基础设施服务价格变动时需要咨询贝索斯,因为亚马逊云基础设施服务的降价将对预算产生重大影响。

贝索斯著名的问号邮件仍然会传到AWS的员工那里。众所周知,贝索斯会阅读客户的电子邮件,然后用一个问号将其转发给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员工。

贾西的Nice邮件

和贝索斯一样,贾西也有自己的电子邮件交流风格。贝索斯以回复邮件时只打一个问号而闻名,而贾西的特色则是简单的“Nice”。

当AWS向员工发送关于发布更新或交易结束的电子邮件时,贾西通常只会回复一个词“Nice”,外加数量不一的感叹号。

这些Nice邮件在普通员工中很出名,有些人甚至认为贾西搞了一个自动回复。

在办公室里,贾西有些怪癖是出了名的。知情人士说,贾西一直坚持使用黑莓手机,经常取笑嘲笑AWS高管拒绝提供任何支持黑莓手机的服务。他还以热爱牛肉干而闻名——在亚马逊一年一度的云服务大会上,会有各种各样的自助牛肉干小食,这也反映出贾西对零食的偏好。

工作之余,贾西是众所周知的超级体育迷。到目前为止,贾西仍在与一群现任和前任亚马逊员工经营着一家足球博彩公司。他家的地下室里有一个很大的体育酒吧,里面陈列着超级碗(Super Bowl)等大型体育赛事的票根。去年,他还成为了西雅图海怪冰球队(Seattle Kraken ice hockey team)的少数股权股东。

与一些拥有丰富工程经验的竞争对手不同,贾西并不是最擅长技术的人。一些人说,这让贾西更加努力地工作,因为他不得不从零开始,学习开发关键技术和向大型企业客户销售软件的诀窍。

一位前高管表示,早年贾西经常与销售高管就如何处理大客户交易展开激烈辩论,后来贾西发现他们是对的。而近几年情况发生了变化,贾西现在已经提高了自己的销售技巧,可以直接与AWS的一些大客户打交道。

云的重要性

贾西的任命是在亚马逊前消费者业务主管杰夫·威尔克(Jeff Wilke)宣布退休计划的六个月后做出的。一位前亚马逊高级员工表示,亚马逊现任和前任员工都推断,威尔克辞职是因为贝索斯去年就在内部任命了贾西为未来的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有媒体报道称,大约六个月前,贝索斯通知董事会,他已经准备好扮演一个新的角色。

这位前高级雇员在谈到威尔克时说:“如果杰夫知道自己有可能参与掌门人的竞选,他是不会选择退休的。”亚马逊发言人表示,威尔克因为贾西的任命而退休的说法是无稽之谈。

不过,员工们表示,贝索斯选择提拔AWS的贾西,而不是领导亚马逊零售业务多年的威尔克,这一事实表明,亚马逊未来将更加重视AWS。作为云计算领域的市场领导者,AWS去年的销售额为453亿美元,比前一年增长了30%。此外,它还有500亿美元的未完成收入,或尚未确认的合同。与此同时,AWS迅速成长为亚马逊的主要利润引擎,去年其135亿美元的营业利润占到亚马逊公司总利润的一半以上。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亚马逊选择贾西,或许是为了云的重要性。”虽说如此,AWS和贾西近年来也面临着一些问题。

议员们呼吁对亚马逊日益增长的市场影响力进行更多的监管,一些议员提出了强迫该公司分拆AWS的想法。在去年10月发布的众议院关于科技行业的反垄断报告中,美国国会列举了诸多会给AWS带来了不公平竞争优势的行为,其中包括一些锁定客户和获取客户机密数据的方法。

AWS去年还卷入了与特朗普政府的政治僵局,当时微软拿下了一份与国防部签订的云计算合同。AWS多次对这一决定提出质疑,称这是一项“暗藏政治腐败的合约”,源于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贝索斯的公开不和。

在政治问题上,贾西是亚马逊最直言不讳的高管之一。他在Twitter上发表了强烈声明,谴责警察杀害美国黑人,并赞扬法院的裁决,即维护对未经授权的移民的保护,将歧视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群体判定为非法行为。贾西还公开抨击特朗普对亚马逊的“蔑视”。

2020年,当新型冠状病毒开始颠覆人们的生活时,AWS受到了审查。此前有几份报告称,AWS在定价方面不如谷歌和微软等竞争对手灵活。而后,AWS似乎变得更加圆滑,为受到经济衰退重创的客户修改了某些合同条款。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新冠疫情大流行初期,贾西曾告诉AWS员工,“全世界都在依赖亚马逊”。这很可能是事实,从视频流应用到网上银行服务,再到政府数据存储,AWS提供了一切服务的基础,这使其成为互联网的主要支柱。

一名前高级员工表示,亚马逊封禁Parler的决定也意义重大,因为AWS曾“坚持永不停止服务”。事实上,亚马逊最不希望的就是客户会认为“如果这种事会发生在Parler身上,也会发生在我身上。”

贾西对“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投入了极大的关注。亚马逊决定将黑人高管人数增加一倍,并禁止在工程文件中使用非包容性的语言。此前,贾西和亚马逊零售老板杰夫·威尔克(Jeff Wilke)会见了非裔美国工人组织“黑人员工网络(Black Employee Network)”的成员。据知情人士透露,贾西今年决定接替威尔克,担任该组织的执行赞助商。

“先建再买”战略

熟悉AWS团队的人士表示,AWS一直对大规模收购持“怀疑”态度。他们说,贾西的战略一直是“先建再买”,AWS就在2013年组建了自己的企业开发团队。

一名知情人士说,由于对AWS核心业务放缓的担忧,该公司无法达成任何重大交易。

但鉴于AWS的庞大规模,很快它就将不得不开始收购公司,以实现进一步增长。一位前高管表示,事实上,AWS对过去五年内发生的几乎每一笔大型IT和企业交易都进行了评估。虽然他没有透露具体细节,但这个说法证实了2017年的消息,当时有报道称AWS曾一度考虑收购办公聊天应用Slack。去年,Salesforce公司最终以27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Slack,但目前交易尚未完成。

同Salesforce相反,贾西选择优先搭建和销售现有的服务。

几年前,在Chop会议中,贾西提出了AWS的销售策略“战略服务”。AWS前业务董事总经理拉希德表示,贾西在会议上指出,公司的数据库服务应该增长的更快,并列出了五种现有产品可以为AWS提供所需的“差异化和价值”。

拉希德说,会议结束后,业务开发团队想出了概念缩写“KRADL”,以帮助销售人员记住贾西提到的五种战略产品,分别是Kinesis、Redshift、Aurora、DynamoDB和Lambda。

未来,AWS的前沿领域似乎是量子计算。一些员工表示,贝索斯批准了亚马逊和AWS的一份新的量子计算规划图。AWS于2019年推出了第一款量子产品。该公司还列出了40多个量子计算职位空缺,其中包括那些“帮助AWS将云量子计算服务引入其全球客户群”的招聘广告。

也许贝索斯对AWS的赞赏在10月份的内部全体会议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当被问及AWS是如何帮助客户度过疫情时,贝索斯表示,像Zoom这样的公司能够满足客户们日益增长的计算需求,主要得益于AWS在过去几年里建立的云技术。

“如果他们身处AWS问世之前的世界,他们必须建立新的数据中心,安装新的服务器,并把一切都准备好,以应对日益增长的需求,那么他们就永远无法做到这一点。正是因为AWS这个团队15年前获得了这种新型计算方法的能力,才使得这一切成为可能。”

AWS CEO花落谁家?

目前,亚马逊尚未宣布在贾西于第三季度成为亚马逊首席执行官后,谁将接替他担任AWS的首席执行官。周二,贾西在一封内部邮件中表示,这个人选将“在未来几周内”做出决定。

员工们指出,AWS的一部分高管都有可能成为贾西的接任者。在员工心目中,最有可能被提名为AWS下一任首席执行官的高管,分别是基础设施公司老板德桑蒂斯(DeSantis)、销售和营销主管马特·加曼(Matt Garman)和公用计算服务主管查理·贝尔(Charlie Bell)。

这些高管每一位都是亚马逊S-team的成员,这个团队由来自亚马逊公司各个部门的20多位领导者组成,他们会在关键业务决策上展开密切合作。

贝尔从1998年开始在亚马逊工作,时长几乎和贾西一样长,负责AWS基础架构团队的早期开发,领导了一批跨数据中心、网络和服务器的工程师。加曼也于1998年加入AWS,目前负责AWS的销售和营销业务。德桑蒂斯也是AWS的首批员工之一,从早期开始,他就在构建AWS技术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此外,一位内部人士还推荐了一位候选人:长期担任AWS副总裁的亚当·塞利普斯基(Adam Selipsky)。此人于2016年离职,成为数据可视化公司Tableau的首席执行官,这家公司后来被Salesforce收购。

这位知情人士表示:“塞利普斯基和安迪关系很好。”这位知情人士还表示,“黑马”人选可能是基建部门副总裁克里斯·冯德哈尔(Chris Vonderhaar),他的级别低于贝尔、德桑蒂斯和加曼,但与贾西的关系十分密切。

企业文化的变化

许多员工似乎都认为,贾西掌舵之后,会使得首席执行官更多地参与公司最高层的日常事务之中,这是与贝索斯任期时最大的不同。过去几年,贝索斯一直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个人项目上。员工们将此次换帅与微软2014年任命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为首席执行官相提并论,后者让微软高层变得更加稳定。

一些员工表示,他们期待这种变化,因为这可以带来更好的企业管理,并将公司重点放在某些项目上。一位员工表示:“在我看来,杰夫的注意力太分散了。”这指的是贝索斯参与的许多项目,包括他的太空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

但亚马逊零售部门的一些员工担心,此次换帅会将亚马逊的整个环境变成另一个AWS。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与公司其他部门相比,AWS的工作环境“更艰难”,适应AWS的文化比适应其他部门更难。

据一名前高级员工表示,亚马逊企业文化最大的变化可能是业务重心的转移,贝索斯的大赌注可能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多。这位知情人士表示,亚马逊许多大型的“登月”想法都来自贝索斯,类似亚马逊失败的Fire手机。无论结果好坏,贝索斯一直肩负着亚马逊的雄心壮志。

访问:

阿里云 – 最高1888元通用代金券立即可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