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阳县老兵:烙在身体上的“最美勋章”

唐尧网讯(记者刘向真 通讯员杨瀰)在战争年代,风华正茂的他们响应国家号召毅然参军抗战,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保家卫国,捍卫和平。如今的他们都已年过九旬,眼花耳聋,说话表达不清,健忘,然而每当提起那段历史,顷刻间他们脑海就弥漫起战火硝烟,讲起那段往事滔滔不绝。有血有泪有苦有伤的日子,让他们对曾经的战场那样熟悉那样铭心刻骨,留在身体上的伤疤是他们用生命铸就的一枚枚“最美勋章”烁烁放光。

胸前伤疤,烙在心房的记忆

程双喜老人.jpg

老兵程双喜

高阳县博士庄村93岁的老兵程双喜清瘦的脸庞上爬满皱纹,两只眼睛不大但炯炯有神,虽然嘴不能流畅表达,但眼睛好像会说话。据其孙子程宇鹏介绍,爷爷一直以来对他的军装和军功章珍爱有加,时不时地拿出来细细端详,留在胸前的两处伤疤总会把他带回到那个硝烟弥漫的战场。老人常常跟他们讲起抗战时的事情,他们那一代人吃得苦受的罪无法想象,能够换来今天这美好生活也是值得的。爷爷也常常教育他们要爱国爱家爱乡邻,始终保持艰苦奋斗、团结互助、勤俭持家的优良传统。如今,程双喜儿孙们孝老爱亲,团结互助,勤劳肯干,细致入微地轮班照料着老人。程宇鹏说,他爷爷程双喜1946年6月参军,隶属六十七军二零零师六零零团五连,担任通讯员,在解放张家口战役中,前胸受两处枪伤,至今还有伤疤。曾跟随杨成武将军参加过华北、清风店、平津、太原等多个战役。1949年在天安门参加了开国大典。1951年8月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1955年复员回家,在村里担任民兵连长、青年团委书记、联乡社团总支部书记,曾荣获开国大典纪念章,抗美援朝纪念章,华北解放战争纪念章。

脑部炸伤,战火硝烟回荡在脑海

董鹤.jpg

老兵董鹤

老兵董鹤也是高阳县博士庄村人,在朝鲜战场上头盖骨被炸伤,93岁的他虽然疾病缠身,但是言谈举止中依然透露出军人气质,挺身端坐,见人时微微欠身抬起右手敬军礼,讲起战场上血雨腥风滔滔不绝,时而铿锵有力,时而断断续续。从董鹤停停顿顿的话语中了解到,他是1947年参军,隶属华北野战军五旅任侦察兵,参加过解放石家庄、解放北京等多次战役。1951年奔赴朝鲜战场,参加了开城保卫战,在818.9高地战役中表现突出,火线代理了排长职位。在接下来几天的战斗里,敌人不断纠集整合兵力,并调用大量的飞机坦克配合作战, 战火硝烟弥漫,在枪林弹雨中逆行,董鹤头部不幸被炮弹炸伤,血肉模糊的他被战友送到附近医院救治,由于伤势严重回国医治,至今脑壳上还有个坑,服役期间曾多次受到嘉奖,并荣立战功四次。1955年他退伍到地方,在县供销社、基层公社任职。

十脚趾冻掉,阻止不了他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王顺祥.jpg

老兵王顺祥

身体健硕,谈笑风生,行动自如,这是对92岁老兵王顺祥的初印象,当得知他的十个脚趾在朝鲜战场被冻掉时,让人更加肃然起敬。他边打着招呼,边熟练地戴上助听器,给记者讲起了他那段艰苦而又难忘的历史。他隶属66军196师586团三营部担任通讯员,对与进入朝鲜的时间他记得是那么清楚,“1950年10月24日晚我们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晚上行军比较安全,隐蔽性好。”他参加了一、二、三次战役,战场上的生活环境极其恶劣,物资极其匮乏,缺衣少粮,风餐露宿,饥餐渴饮。“尤其是寒冷的冬季,饿了吃口炒黄豆粒甚至连树叶也是美味佳肴,渴了就喝口雪水,实在没法,就用接自己的尿喝。”王顺祥眼底泛起了泪光。

1951年1月3日,他在执行一次晚间站岗警戒任务时,由于气温骤降,积雪成冰,他长时间站立不动,造成脚部严重冻伤,在朝鲜关平里医院截去了十个脚趾,后回国医治。1951年7月份康复出院转业到地方。他曾在高阳农机公司工作,退休后回到了农村老家蠡县小汪村安享晚年。他的小院古朴简约而又不失情趣,在他的精心照料下,小院收拾得井井有条,种菜养鸡,陶冶情操,何乐而不为。据老人讲,一年四季三季种蔬菜,既能锻炼了身体,又能吃上绿色纯天然的新鲜蔬菜。这也许就是他92高龄依然身强体壮的原因所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