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2020-12-21 13:19:05)

标签:

原创/我行我摄

泽丹卓玛

分类: 我行我摄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布达拉,相见。


西藏,拉萨,以及那座红白相间的布达拉,曾经,只是一个遥远的想念,是心灵深处的向往之地。那里,有青蓝的天空,洁白的雪峰,俊朗坚毅的群山,以及一处处蓝绿如碧的高原湖海。

这一日,当飞机缓缓地下降,着陆,抵达拉萨贡嘎机场, 3576,这不是我曾经到达过的最高海拔,然而,或许将是我在之后十几日间身处的最低海拔。尽管早已知晓,高原的天空,很蓝,很纯澈。高原的阳光,很暖,很耀眼,可当我迈出机场大厅,站在那片天空之下,仰望到它的光亮,感受到它的热烈之时,还是情不自禁有些许的热泪在眼底流转。那一刻,我的内心,无比感动,又无比幸福。于是,我拿出手机,记下一段文字,亦是一刻心情。计划,搁浅。搁浅,计划。为了这一世的重逢,为了这一日的抵达,似乎,我已然等待了许久。此时,此刻,拉萨,午后三时,这里的阳光倾城,这里的阳光正好。

 

从某旅行网预定的接机,当那位把墨镜与防晒面罩戴得一丝不苟的四川大姐出现在我面前之时,虽然无法看清她的面容,但依旧能够感受到她的笑容。她热情从容地抢过我的行李箱,而后,我的首次西藏之旅,自那一刻伊始,带着百转千回之后终于相见的一份甘甜,拉开了帷幕。

 

贡嘎机场,距离拉萨市中心,有近一小时车程。一路之上,一直凝视着窗外。我发现,盛夏的拉萨,并无平原那般绿意盎然的紧凑景致。取而代之的,是大片大片的开阔苍劲,与淡淡荒凉。

 

当车子穿越拉萨河,当那座倾慕已久的布达拉闪现在不远的前方,当我摇下车窗从这座红白宫殿的面前缓缓驶过,当我还未从那份震撼中平复心情,我,已然抵达。这家全球连锁的酒店,或许只有开在藏地,才能与它的名字完美契合。香格里拉,一座处处彰显着藏式之风的酒店。酒廊,大堂,过廊,房间。不论是建筑风格,抑或是内部陈设,它,都带着浓重的藏族韵味。一切,都正如我所期待那般。

 

拉萨,我,就这样来了。

 

八廓街,初见。

六月末的拉萨,似乎,依旧有些微凉。于是,换上一条厚厚带有花朵图案的棉布长裙。而后,戴上草帽,跨上沉重的相机与背包,在那个还不算迟的傍晚,走出酒店的大门,迫不及待地去往八廓街。

 

酒店门前正在修路。于是,我放弃步行,决定打车前往。八廓街,是藏语帕廓的音译,其语意是环绕着大昭寺的街道。十几分钟之后,车子停在一处繁华的路口。司机师傅给我指了指方向,告知我,穿越那一处林荫街道,正前方便是大昭寺。道谢之后下车,然后微笑挥手。

 

不知,是因为太过匆忙,还是源于太过激动,八廓街入口处,当我翻遍了所有的口袋也无法找到被落在酒店的身份证,满脸无奈且苦笑地望向两位负责安检的年轻男子时,他们,他们居然没有将我拒之门外。而是,在相互对视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微笑着给了我一个,放行的手势。

 

那一刻,幸福,来得太突然。不仅是,我遇到了他们。不仅是,我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大昭寺。

 

在那个依旧还是天光白日的傍晚,我,虽未看到大昭寺前那袅袅升腾的桑烟,却已然看到了,八廓街上,那络绎不绝围绕它行进的信徒。如果说,在每一位藏民心中,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一天能够去到拉萨,那么,大昭寺,那个供奉着佛祖释迦摩尼十二岁等身像的藏传佛教寺院,一定,就是他们想要抵达的终点。

 

一步一步,朝着亦是我心之所向的地方前行。还未行至门前,耳畔便传来阵阵的刷刷之音,似乎,是某些东西与石板地面摩擦所发出的声响。转过一堵间隔在寺院与广场之间的红白黑金矮墙,我,见到了那个至今仍无法忘却,且震撼人心的场景。只见,从隐约开启着的殿宇之内一直延伸至外,到处,都是双手合十,顶礼膜拜的信众。他们,无比虔诚。他们,面向着心中至高无上的佛,毫无停歇地磕着等身长头。此起彼伏,此伏彼起。此伏彼起,此起彼伏。八千里路云和月,他们,历经万难匍匐在寒冷的天路,只为有一日,有一世,可以亲自顶礼在佛前,五体投地地拜俯。那时的我,深深地,为眼前所见而动容。良久之后,我抬起头。那时,拉萨的天空,依旧蓝得执迷,蓝得令人着迷。那时,拉萨的阳光,毫不吝啬地照耀在寺院房顶的金鹿,金法轮,以及那金色的胜利幢之上,熠熠闪耀,明媚生辉。

 

不由自主,加入到八廓街顺时针转经的人群,在蓝天下,在阵阵的诵经声中。八廓街是步行街。街巷的两旁,几乎都是一栋栋两三层高的白色藏式小楼。仰头望去,它们,线条简洁,质朴中蕴藏着美感。黑色的窗框,搭配描画了藏式图案的窗楣与白色布幡。有些小楼,还在房顶四个角的位置上插上了五色的束状经幡。那些经幡,随风漫舞,如朵朵摇曳的花。小楼的一层,几乎都是一家家小的店铺。有藏饰藏装,有字画古玩,有种类繁多的装饰品及小挂件,还有专门拍摄藏装外景的摄影室。

 

玛吉阿米,遇见。

 

不知不觉,便看到了那幢明黄色的三层小楼,玛吉阿米。那一刻,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几百年前,几百年前仓央嘉措的那个年代。玛吉阿米,源于一个美丽伤情的爱情故事而成为每一位行游者的必到之处。或许,是源于男主人公的传奇色彩,有关于这个传说才会那般的悲怆无奈与令人神伤。

 

不论,关于他的故事是否真实。不论,是否真有一位名曰玛吉阿米的女子,曾在八廓街上与他相遇相逢,曾在一个叫做玛吉阿米的地方与他相识相恋。这些的这些,都不重要,亦不必深究。重要的是,当我走入这家甜茶馆,当我点上了一壶热气腾腾的甜茶,当我寻了一处位于二楼临街窗边的座位坐下之时,一切,都正如传说之中的美好。美好得没有杂质,没有虚华。尽管,已是时过境迁。尽管,已是物是人非。然而,遇见,原本就是,毫无线索与踪迹可寻。遇见,原本就不是,可以掌控的规矩与法则。

 

曾几何时,这里,给所有的到访者们提供了一个可以倾诉心情的渠道。一本一本的留言簿,有些,已然些许泛黄,有些,已然些许开散。翻阅它们,字里行间,所承载的却不只简单的祝愿与期望。兴趣之余,我不禁也拿起笔,在某一页上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拉萨,是一个离天很近的地方。拉萨,更是一个可以认清自己的地方。或许,这就是这座城市的神奇所在。人生何求,值得思索。

 

在出发之前的两周伊始,已经开始素食。不是刻意矫情,只是源于心怀某种敬畏之心。点了一份名为巴拉巴尼,一种用素菜研磨的汤汁,外加一碟青稞酸奶。二者,皆是正宗地道的藏地素食。

 

带着甜茶的余味,走出玛吉阿米。在黄昏落日的余晖中,继续沿着未转完的八廓街行走。身边,还有络绎不绝手持念珠与经筒朝圣的藏民。他们的面容虽然黝黑,然而,他们的眼神却很明亮。在他们之中,还有很多藏族老阿妈。这些老阿妈们虽已年迈,然而,从她们布满了皱纹与沧桑的面庞之上,我所看到的,却是,一份宁静的慈祥,我所感受的,却是,一份坚毅的笃定。这不禁令我再一次的思绪飞扬。我问自己,为何执着于拉萨。为何执着于西藏。为何执着于这一片藏地高原。或许,这就是答案。只因,我想看到如此的宁静与祥和。只因,我想看到这样亲切的笑容与面庞。只因,我感动于,这样信仰的力量。

这一日,布达拉,与你相见。

这一日,八廓街,与你初见。

这一日,玛吉阿米,与你遇见。

这一日,拉萨,我,邂逅了你的倾城。

 

『泽丹原创。谢绝转载』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拉萨,邂逅你的倾城



我的更多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