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时代》系列:本土原创情景喜剧的新亮点

  作者:刘海玲

  情景喜剧因其篇幅短、场景少、成本低、制作快、语言幽默的喜剧形式而广受欢迎。广东广播电视台影视频道自制融媒体粤语情景剧《追时代》系列第一季,已在广东影视频道播出。《追时代》在荧屏和手机端播出仅两个多月,已显示出本土原创影视剧的品牌潜质。这部作品在《外来媳妇本地郎》《新72家房客》等精品力作构成的粤语方言情景喜剧系列中,又增加了一个新亮点,并有望延续和突破前述两部作品的影响力。

  《追时代》以广州茶楼老板钱炳燊一家为贯穿人物,第一季由80集每集30分钟的情景剧构成,每一集都有一个相对独立的故事,旨在表现湾区生活的丰富多彩。《追时代》创作团队瞄准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热点、潮点、焦点、亮点。一个“追”字,既是剧作特点,也是我们当今生活的主题词。

  21世纪的中国驶入了发展的快车道。无论是社会经济、城乡建设还是生活消费等,都让中国百姓感受到了时代的发展变化。作为改革开放前沿地的广东,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热潮的推进,更是在观念认识、经济科技等各方面得风气之先。《追时代》的剧作核心正是以超前的思想观念契合我们这个时代的变化。第一季所包含的主题,如“育儿考试”“贩卖晚安”“夫妻测谎”“垃圾分类”“手撕名牌”“网约挂号”“养生朋克”“老年大学”““二维码使用”“没带手机的一天”等,均赞美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真善美,也讽刺了形形色色的社会不良现象。这些剧集在选题上时常令人惊喜,并对后续故事充满期待。

  除了选题巧妙,《追时代》还充分凸显了故事性、喜剧性、本土化、接地气等情景喜剧特点。其“故事性”体现在每一集都聚焦一个目标、一个难题,或者设置一个困境,通过巧合、误会、抑扬、悬念、蓄势、偷换概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等叙事技巧,让故事充满戏剧性,并一步步巧妙推进,最后解决了前面预设的一个个难题。

  在故事生动曲折的基础上,主创团队还设计了一系列具有“卡通性”的人物群像,形成了鲜明的“喜剧性”。如钱炳燊、钱多多、钱火火、王飞鸿、王大华、何得乐等,突出的性格特征、辨识度高的造型风格、夸张滑稽的表演方式、幽默时尚的方言台词,构成了令人会心一笑、忍俊不禁的观剧效果。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之中,剧中人物也愈发变得鲜活起来。

  在“本土化”方面,《追时代》不仅仅停留在粤语方言的使用和广州塔等地标镜头的融入层面,更是体现在岭南文化心理、地方习俗和生活方式等方面,如老广务实低调的做事风格、客户至上的服务意识、客气温和的邻里关系、彼此尊重的亲情关系、求新求变的文化心态、社会发展的参与意识等。而且每集故事都与普通大众生活息息相关,也是百姓邻里关心和关注的事情,如“补装电梯”“带妈妈去旅行”“幸运福袋”等。剧中人物都是我们身边的普通人,故事、台词、表演都带着质朴浓郁的生活气息,显得很“接地气”。第一季中,对服务进行改革的“临时老板”,悄悄捐资助学的“明姨的秘密”等,都显得“粤”味纯正,烟火气足,耐人咀嚼。

  值得一提的是,《追时代》的剧作形式设计富有创意。在30分钟的情景剧之外,每集还包含一个3分钟左右的短视频《快闪追时代》。《追时代》和《快闪追时代》采用同一个大故事背景、同一班演员、同一种幽默夸张的风格,但《快闪追时代》的每集内容都是独立于《追时代》之外的原创故事,题材更接近社会时事热点,更有话题性、当下性。当今中国处于一个节奏快、变化多、碎片式的融媒体文化消费时代。3分钟幽默短视频,方便该系列剧集以更迅速、更便捷、更喜闻乐见的方式,在抖音、快手等拥有大量客户的视频平台上传播,既实现了独立短剧的品牌价值,也为《追时代》的正片系列培养和积累了受众群体,可谓一举多得,值得推广。

  情景喜剧作为影视行业的舶来品,在中国内地落地生根已三十多年,产生了《我爱我家》《家有儿女》《武林外传》《爱情公寓》《外来媳妇本地郎》等众多有影响力的作品。只要时代的脚步向前迈进,影视剧就总有值得讲述的新话题、新人物、新故事。本地影视机构和台网频道,对本土文化资源的挖掘和粤港澳大湾区新文化景观的建构更具有一份使命和担当。创新和创造,永远是文化产业的核心竞争力。

  喜剧的难点是把握好浅显而不浅薄、通俗而不庸俗、滑稽而不恶搞的尺度。如何既保持和提升剧集品质,又融入“无人机”“机器人”““创客”“智能生活”“公共事务”等代表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创新、人文景观的情景喜剧,是《追时代》系列第二季亟待解决的难题,也是值得期待的创作亮点。由衷期盼《追时代》《快闪追时代》能成为又一个粤产情景喜剧的经典品牌,为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留下一份宝贵的文化印记。(刘海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